Friday, 1 December 2017

BE Weird 不可思议 | This is how we do... November 2017




November 

我们燃起的烟弥漫开来,里头有一束闪亮的火光。

Listening to Sam Smith, Burning










熄灯之后再也看不见白日的脸,
黑暗吞着生活,遗忘似乎变得越来越简单,
只要不去多想,闭上眼就能抵达梦境漂流的天堂。

沉醉得太过清醒的时候,我少了完整的表情,
只想要开着灯到天亮,拿束光火,
把你路过的影子拉长,轻轻踏着我的梦。




有时误打误撞,
决定去一个你暂时还没想去的地方,这种感觉挺新鲜过瘾。
像这本书里所说:不确定为什么要去,正是出发的理由。




我渴望进入泥土
进入潮湿温暖的泥土
蜷缩爱的睡姿,腌渍日子
春天哺乳一座山
让山樱长满绯红色智齿
吸吮风的乳房,轻咬你的肩膀
满山遍野都生了嗡嗡的孩子

云也萼钟状,开五瓣,撑开香味扑鼻的伞
伞下,你的睡姿有糖酿的果实,梦很甜,影子很长很长

──〈渍山樱桃〉,姚时晴

Listening to State of Sound, Heaven




我要好好睡一觉,闭上眼睛地老天荒,
白驹过隙,忽然而已。





一只鸟出生前,蛋就是它的整个世界,
它得先毁坏了那个世界,才能成为一只鸟。

—— 赫曼赫塞《德米安:彷徨少年时》




Relax, nothing is under control.
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